设为首页   收藏本站  
 网站首页 | 关于我们 | 主要产品 | 桐油百科 | 伞艺百科 | 美图鉴赏 | 行业动态 | 在线留言 |
 您的位置:首页详细信息

记忆中的江南油纸伞
新闻来源:网络        

记忆中的江南油纸伞,竹篾做的伞骨,厚纸糊的伞面,抹着一层亮黄色的熟桐油,伞的那种黄,有点像旧报纸的颜色,是褪尽人间烟火的无欲无求。雨点落在上面,密密麻麻发出沙沙的声音。

  我喜欢雨中行,但时过境迁,人在他乡,油纸伞只得换作了塑料雨衣,蒙头盖脸软塌塌地披在身上,连雨声也听不真切了。

  雨纠缠着江南的人,常常一下就是十天半个月。雨线是斜的,伞也只好朝一旁歪着,大街小巷都是它移动的风景,银灰色的天空,阴沉、忧郁,远方的山被雨水洗刷得几近鲜翠,脚下的水泥路光亮如一条青河。

  我是喜欢雨天的,从窗子向外看,浑身透着一阵舒畅,突如其来的雨水总是能将心情冲洗得明亮如镜。

  若是撑把油纸伞,走进江南的雨里,但听得雨水砰砰响在伞面上,纵然不是诗人,也会心情荡漾、多愁善感起来吧。水竹做的伞柄,光滑而清凉,带着前人的气息,那是一种纯粹的感觉,纯粹得只剩握手间的盈盈一喜。

  生活有时候也很艺术,譬如一伞一人地行走。绕一个小村子,或者进入一条深巷,湿漉漉的路上清晰地留下两行脚印,当然这些是不会发生在晴天的,它永远只属于潮湿的情节。

  雨水似乎是猛然间放松了人们紧张的心绪,连最勤劳的农民也悠闲地在家休息静养,空气里到处弥漫着炒干货的味道。前几天请客剩下的葵瓜子,挂在楼阁枋上的苞米,压在箱底的蚕豆统统翻了出来,混在铁沙里,慢慢炒出温热的味道,不多时便散发出一阵阵诱人的清香,雨天的阴郁也跟着飞散了。

  小时候,没有手表,也看不见太阳,但大家都知道时候已是下午。该放牛了吧,从书箱里找一本书,带图画的,故事性强的,背一个小爬凳,撑开油纸伞,快活地走进了乡村的细雨中。左手牛绳,右手纸伞,雨点打在伞面上,山风吹过隋唐、水浒的故事,英雄的情节变得温馨,萦回着轻丝丝的水气,一个少年被雨丝包裹起来了。

  天晴的日子,伞挂在门后,安详、静静地守侯着墙壁,谁也用不到它。但只要你仔细端详,依旧能感觉到往昔岁月的风雨潇潇。并且有一股湿润的江南水气,在眼前忽隐忽现。

  山雨欲来风满袖,风归来,雨归来,我早已为风雨准备了油纸伞。然而,这毕竟是旧时的故事了,如今油纸伞已是唐宋风物明清往事。触手久违,它正独自隐去,只留下怀旧的人在窗前凝神。凝神干嘛?是为了看一个在雨中独行的远行客吧。他撑把油纸伞,姿态潇洒,神情悠然,像一个民国时期的诗人,静静地走远,渐渐消失在斜斜的雨线中。天空,江南的鸟儿正鸣叫着几阕新词。

  油纸伞是寂寞的,它有隐士的清高,但如今很少能再见到它了

关闭本页
版权所有:泸州原生态油纸伞厂    备案号:蜀ICP备09018083号    公司地址:中国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
邮编:646000    电话:13518378202    Q Q:372097565    技术支持:泸州伟嘉